浅谈:化粪池工人的辛酸生产厂家价格

36℃高温下,恶臭刺鼻,记者现场直击疏捞工人挥汗作业——

化粪池内,他们一勺一勺舀粪

顶高温疏捞化粪池

工人51分钟汗流浃背

昨日上午10点,江岸区丹水池堤角小区38号楼化粪池旁,一群蓝衣人挥汗如雨。工人张师傅拿着长柄铁勺,正在掏化粪池里干结的粪土。张师傅一勺一勺将粪土舀出,倒进旁边小木桶内。另一名工人,则将装满的粪土倒进路边的白色运泥车里。疏捞班长夏重玺,是一名“80后”年轻小伙。别看他年纪轻轻,但做这个工作已有6个年头。夏班长说,这是他们上午做的第四个点。

10多分钟过后,运泥车里已经堆满。张师傅也终于放下铁勺,走到离粪池远一点的地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班长夏重玺介绍,班里配有一台吸粪车。但全靠机械效率不高,大家只有一边用机械吸,一边靠人力疏捞,这样才能完成清理任务。记者尝试用长柄铁勺伸进化粪池掏挖,用尽力气才挖出浅浅一勺。工人们告诉记者,铁勺“头重脚轻”很难把握,用久了才能很熟练地掏挖。而他们借助铁勺,还能探到堵点并迅速清理。

直到10点51分,化粪池中固体粪土才被清完。工人们到旁边阴凉处,蓝色工作服已经湿透,渗出处处白色汗渍。累得一身臭汗、被熏得头晕眼花,工人曾师傅仍在开玩笑:“我们是野战部队,窨井和化粪池就是战场。”

常年熏臭气

全班人都患鼻炎

记者站在化粪池旁,一股恶臭直冲人脑际。站了几分钟后,甚至被熏得头晕。粪水被舀出来时,散发的恶臭让人不禁连连后退。

但夏重玺和工友们似乎闻不到臭味,在井口边一勺勺向外捞着粪水,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正在疏捞的张师傅说:“这里还算好的,最难受的是一些老社区,四面八方都不透风,那个臭味才让人受不了,比厕所臭一百倍都不为过!”

“味道这么重,熏得时间长了对身体有影响吧?”记者问。夏重玺告诉记者,刚开始他们也受不了,班里好几个人都吐的不成样子。但吐干净了,大家还是要 回来继续干。干得时间长了,大家也总结出一些经验。“每次打开井盖,先要敞敞气,不然里面有毒气体太多,很容易把人熏倒。而且一个人不能干太久,捞上十几 分钟,就要换个人,不然根本受不了。”夏重玺说。

常年被臭气熏,疏捞工人的鼻子“最受罪”。夏重玺告诉记者,班里男女共7人,全部都有鼻炎。而因为经常要撬动沉重的井盖,队里工人的腰椎也都不好。

7人要负责4000口井

疏捞工人缺口大

上午8点开始,夏重玺和他的队员们马不停蹄地疏捞了4处地点。“根本忙不过来,只能先处理居民意见最大、最急的点。”夏重玺说。

据夏重玺介绍,他们班一共7人,要负责黄浦路到谌家矶片几十个社区、4000多口化粪池、窨井。“每天跑的脚不沾地,最少要捞六七车,还是跑步过来。”夏重玺说。

据悉,江岸水务局共7个疏捞班、不足50名疏捞工人,负责的窨井、化粪池数以万计。为尽可能解决燃眉之急,现在排水疏捞工人以110联动反映的社区堵点为主。而马路的排水沟等处,很难进行兼顾。

市水务部门负责人曾感叹,全市有上万环卫工,但排水疏捞工人仅1400多人。与清扫街道相比,地下管网疏捞工作量只多不少。但疏捞工人的巨大缺口,使地下管网的疏浚难以保证。

顶着36℃高温,在滚滚恶臭中一干就是51分钟。昨日,记者在江岸区水务局作业现场,见证水务疏捞工人的艰苦“战斗”。

浅谈:化粪池工人的辛酸